长葛新闻 首页> 科技> 正文

女子因没钱过奢侈生活闹自杀 欲勒死姑妈陪葬

2019/8/14 9:17:07
  

  “姑妈很疼爱我,跟我最亲,我真的离不开她啊!”站在审判席上,张芬泣不成声……

  可惜,这番“深情”的告白感动不了任何人,反倒让人觉得一阵心寒。她不想活了,怕路上孤单,便要拉上一向疼爱她的姑妈一起死。

  一心嫁个有钱人

  张芬是信阳市一名农村妇女。1983年,张芬小学没有毕业就辍学回家干起了农活。像许多小姑娘一样,张芬也喜欢化妆品、漂亮衣服,但是那时家境并不富裕,这些东西对张芬来说都只是一种奢望。

  时间飞快地流逝着,年轻貌美的张芬很快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。很多人来她家提亲,可是没一个小伙子能让张芬看上眼。

  张芬的心里早已有了“目标”:邻村养猪大户的儿子,名叫许少华。那时,张芬择偶标准很简单,对方不一定有多高多帅,但家里一定要有钱,有钱是她择偶的唯一标准。

  张芬经常借故去养猪场帮忙,找机会跟许少华搭话。一来二去,两人熟悉起来,加之张芬人长得漂亮,嘴巴也甜,很快就网住了许少华的心,一年后两人就走进婚姻殿堂。

  结婚后,许少华十分呵护张芬。许少华接管了父亲的养猪场之后,养猪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还在村里盖起了三层楼房。

  张芬终于能过做姑娘时向往的那种生活了,不再为没钱花发愁。张芬隔三岔五去县城逛逛,买新衣服、新鞋子。有一次,张芬买了个1000多元的手提包,这在当时的农村可是天文数字。

  结婚6年,张芬相继生下三个孩子。然而,挥金如土的生活却让她不甘于做贤妻良母,过相夫教子的生活,她希望能赚更多的钱,满足自己的虚荣心。

  为此,张芬三番五次地劝许少华扩大猪场规模。许少华却担心一旦规模扩大,资金周转不动不说,还要面临更大的风险。

  面对许少华的担忧,张芬不以为然,她硬是带着许少华到信用社贷款,新建了比以前大3倍的养猪场。

  一场祸事美梦碎

  就在张芬憧憬美好未来的时候,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了。一场猪口蹄疫让张芬家的养猪场血本无归。沉重的打击,让从没经历过坎坷的许少华从此一蹶不振。

  信用社天天催还贷款,许少华开始自暴自弃,染上了酗酒、赌博的恶习,输光了家里所有的钱,卖掉了房子,还欠下了高利贷。几年里,几乎每天都有人上门追债、恐吓,三个孩子也不敢去上学,整天都在惶恐不安中度过。

  2011年深秋的一天夜晚,许少华赌博喝酒后回到家,“咣当”一声一脚把门踹开。许少华已喝得烂醉如泥,衣服也被扯破了,好像刚与他人打过架,嘴里还不停地骂骂咧咧:“敢打我,下回我一定揍死你……”

  张芬见势不妙,赶紧抱着小儿子去卧室,岂料,许少华紧跟进了卧室,一把拽住张芬的头发说:“你跑,跑什么跑?要不是你逞能,我能成这样?”话没说完,拳头就像雨点一样落在张芬的脸上和身上。

  张芬往门外跑,许少华在后面追,一边追一边骂,邻居们听到吵架声都跑了出来,这才把许少华拉住。

  面对许少华的自暴自弃和没完没了的拳脚相加,张芬感到心灰意冷,回想自己的生活,她感到就像坐过山车一样,沉重的打击让她濒临崩溃,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。久而久之,她不怎么爱说话了,变得有些呆滞。

  “我要离婚!”张芬下定决心。2012年12月的一天,张芬不顾孩子的哭喊,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她生活了近20年的家。

  再婚难忍穷日子

  离婚后,张芬一个人搬到离县城不远的小山村独自生活,她深居简出,很少与外界交往,以酒相伴,混沌度日。

  张芬的出现引起村民刘波的注意。刘波离异独居,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。因为太老实,原来的妻子认为刘波太窝囊,弃他而去。

  同是天涯沦落人,张芬、刘波两人最终走到一起。新婚没多久,刘波在村里承包了几亩地。白天,刘波带着张芬一起下地干活,晚上,刘波还帮别人编竹筐贴补家用。

  拮据的生活让张芬度日如年,她哪能受得了这种生活,争吵又成了夫妻俩的家常便饭。无休止的争吵使夫妻关系也慢慢变得冷淡了,两人的婚姻很快亮起红灯。

  长期的忧郁生活和无节制的饮酒,也让张芬的身体每况愈下,患上高血压、糖尿病、胃病、心脏病等多种疾病,夜里总是要数次起床去厕所。冬天的夜非常寒冷,刘波经常抱怨张芬频繁起床造成被窝暖不热,一气之下,两人决定分床而睡。

  2013年春节刚过完,刘波简单收拾行李后出门打工,从此很少回家。

  姑妈是唯一温暖

  患病的张芬只好独自在家。身体的病痛、内心的无助、老公的冷漠,这一切都让她心灰意冷。好在村子里还有一个能陪伴张芬的人,那就是刘波的姑妈刘淑珍。

  刘淑珍已是80多岁老人,是个热心肠,在村里开个小卖部,平日里跟邻居们关系都很亲近,遇到谁家有困难,刘淑珍都愿伸手帮一把。

  张芬是一个人来到村子里的,和村里其他人不熟,平日里也很少出门。刘波走后,只有刘淑珍对张芬嘘寒问暖,这一切都让张芬觉得刘淑珍是她在这世界上最亲的人,平时张芬也亲切地叫刘淑珍“姑妈”。

  “芬,后天是你生日,还是到姑妈这来过啊!”每年快到张芬生日的前几天,刘淑珍都叮嘱张芬到她家来,免得张芬一人触景生情。

  每次生日时,都是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,几个张芬爱吃的小菜,虽然简单,但在张芬看来,这就是姑妈给她最好的生日祝福了。

  毕竟姑妈也是80多岁的老人了,不能总麻烦姑妈,张芬有时也这样想。每到逢年过节、家家团圆的时候,张芬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孤独、寂寞紧紧包裹着她,让她透不过气。

  最让张芬难受的是想起孩子、父母的时候。张芬父母去世后,张芬感觉自己就像没有线的风筝,没有了依靠……

  长期封闭自己,张芬内心发生扭曲。有一天,张芬来到刘淑珍的小店,一边帮忙收拾东西一边问:“姑妈,你说人要是死了,是不是就没有痛苦了?会不会上天堂?”“傻孩子,姑妈都80多岁了,还想好好活着呢,你说啥傻话呢!”刘淑珍摸摸张芬的头安慰道。

  刘淑珍眼神儿不好,每当进货的时候,张芬就帮忙算账。刘淑珍坐在旁边给张芬削水果,相依为伴的两个人倒也其乐融融。

  张芬最怕回家面对那种死一般的寂静,家里任何的一点异响都让她惊恐不安。

  2014年12月10日,张芬在家待了一天。天黑后,张芬突然害怕起来,便到邻居家里打起了麻将。好久没打过麻将的张芬不一会儿就输了100多元,在牌桌上发起了脾气。

  农村妇女嘴巴都不饶人的,见张芬心烦气躁,就调侃张芬:“芬,怎么啦?想男人啦?没心思打牌啦?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  张芬情绪越来越坏,接下来又输了不少。

  拉人一起上天堂

  张芬心情郁闷,越想越生气,干脆推倒麻将,径直回到家中,随手打开一瓶白酒,一口气喝了二三两。白酒下肚,张芬脸红得发烫,头也有点晕了。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,这些年自己的生活太不容易,真的好累,与其现在这么痛苦活着,不如一死了之。

  “啊!我不活啦……”借着酒劲,张芬突然起身,在屋内大喊大叫,乱摔东西。随后,张芬找来一根绳子,走出家门,疯了一样四处寻找大树,准备用绳子结束自己痛苦的人生。

  冬天的夜晚很黑很冷,寒风一阵阵吹过

  来,张芬似乎被吹得清醒过来,她停下手中动作,静静坐在院子里。张芬是个害怕孤独的人,她想自己一路走来都是一个人,如今要是这样走了,又是一个人忍受孤独,她不想这样。她瘫坐在土堆上,一边哭,一边寻思着谁能陪她一起去天堂,让她在天堂那边不再寂寞与孤独。

  张芬在脑海里不停地搜寻着,这时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人,这个人就是姑妈刘淑珍。张芬想,姑妈是她这一生中最亲的人,还是让姑妈陪她一起去天堂吧。

  主意拿定,张芬急忙站起来向刘淑珍的小卖部走去。到了小卖部,正在看电视的刘淑珍看见张芬这么晚还过来看她,就赶紧上前招呼:“芬,这么晚了咋还没睡呢?”

  见刘淑珍起身,张芬把手里的绳子藏好,谎称家里灯泡坏了,要来买个灯泡。刘淑珍也没多问,转身去货架上找灯泡,张芬紧紧跟在刘淑珍身后。

  张芬偷偷拿出准备好的绳子,趁刘淑珍不注意就往她头上套,刘淑珍以为张芬跟自己闹着玩,便用手挡了一下,也没太在意。岂料,张芬像疯了一样,用力勒紧绳子,死死地往后拉。此时,刘淑珍吓坏了,一边拼命挣扎,一边大声呼救:“你疯啦,我是你姑妈呀,救命啊!”

  慌乱中,张芬没站稳失去重心,刘淑珍趁机摆脱了绳索。张芬仍然不依不饶,起身用力将刘淑珍推倒在墙角处,然后又用绳子往刘淑珍的头上套,并不停地喊道:“我不活啦,姑妈,我要你陪我死,姑妈,我要你陪我死!”

  出于求生的本能,刘淑珍奋力反抗,她一手抓住绳子,一手拉着张芬的胳膊顺势站起来,随后,把张芬使劲往门外拖。两人的厮打声惊动了邻居,大家纷纷赶来,合力将疯狂中的张芬制伏,然后报了警。

  2015年1月18日,张芬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信阳市平桥区检察院批准逮捕。2015年6月24日,信阳市平桥区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芬有期徒刑7年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(责任编辑:窦远行 UN833)

更多精彩:
榨油机 www.51sole.com/b2b/pd_135053670.htm

长葛日报社简介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建设

© CopyRight 2008-2015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长葛日报社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0901490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