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葛新闻 首页> 体育> 正文

广州社工平均到手工资不足四千 离职率达24.55%

2019/10/9 22:33:01
  

  一分析研究指出,家综社工流失严重,薪酬增长缓慢,职位晋升有限,待遇急需提升

  到2015年10月,广州民办社工机构从2008年的不足10家,已发展至360多家。同时,广州现有171间家庭综合服务中心(以下简称“家综”),每年的购买金额逾3.1亿元,社工机构竞争日趋激烈不言而喻。而不容忽视的问题是,购买方和居民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家庭综合服务?在近日举行的“广州市政府购买家庭综合服务高峰论坛”上,社会各界人士围绕这一主题进行了热议。此外,新鲜出炉的相关分析研究显示,社工队伍离职率高企,从业人员经验积累不足,以及工资待遇较低等问题亟待解决。

  新快报记者 朱清海 实习生 陈沛豪 通讯员 周鹏 穗社协

  新数据:社工人才离职率达24.55%

  政府购买服务的机制有待完善、社工离职流动流失不利于行业发展、社工普遍年轻化工作经验不足……新书《广州市政府购买家庭综合服务分析研究》总结了家综项目在发展中存在的一些问题。

 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,截至2014年底,广州已有267家社工机构,其中2012年-2014年登记成立的多达196家,逾七成机构显得比较“年轻”。竞争激烈的体现在于,171间家综分别被79家机构“瓜分”,仅占总数5%的14家社工机构就承接了45%的家综。

  调查数据还显示,在广州各区中,增城区社工的平均到手工资最高,每月达3840元,海珠区最低仅3174.17元,天河区倒数第四,只有3270.25元。大部分家综社工薪酬增长缓慢,职位晋升和发展空间有限,待遇急需提升。社工人员普遍年轻化,工资经验不足,专业服务能力有待提高。目前,社工离职、流动、流失等问题凸显,人才队伍离职率达24.55%,不利于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。

  该报告还指出,虽早有明文允许,家综开展低偿服务,所得收益用于拓展和加强家综服务,但因缺乏具体操作指导,绝大多数机构缺乏开展有偿或低偿服务项目的经验、思路和能力,普遍缺少可持续的有偿、低偿的服务项目。

  购买方:家综必须和政府达成一种“互动”

  在会上,购买方代表梁先生提到一些新的共性的问题突显。首先是目前存在空巢老人需要照顾的问题,引起了现场居民代表的共鸣。其次是现在的家庭主妇变换的频率快,由此产生的家庭问题。还有青少年行为问题,因单亲家庭或者非常矛盾的家庭问题,会影响孩子,心理始终都有一些问题等。

  “第一个是要与政府相互促进的服务模式。”梁先生说到购买方需要什么样的家综服务时表示,家综必须和政府达成一种“互动”。第二,家综需要注重引入资源,聚合社区社会的资源,协调各方参与解决社区共同关注的问题。“服务单靠政府,或者社工机构来提供,也是不足的,要倡导全民参与公益服务。”此外,家综需协助居民和社区提升自助的能力。“通俗点讲就是助人、自助。”

  梁先生建议称,家综一定要注重质量,既有服务的质量,也有管理层面的质量,“离开了这个质量,肯定会被边缘化。”同时,在开展社会服务时,必须要“接地气”,不能脱离社区现状,“我们关注的对象,不需要很多高大上的东西,也不需要很多高深的理论,你给他一杯水,给他一个感谢的眼神就够了。”

  记者走访

  在广州,不知道家综的多有人在

  尽管总有一“家”在居民附近,不过,新快报记者走访天河路和黄埔大道附近的部分小区发现,不知道或知道却不了解家综为何物的多有人在。

  从湖北老家到广州来照顾孙子的胡阿姨,把家综误认为老家的居委会。她告诉记者,来广州近两年,隔三差五就有居委会的人上门了解家庭情况,“不知道家综是干什么的,我也没有见过。”在天河路附近的一小区,老广邓先生称知道附近有个家综,“有时候看见他们在广场上搞活动”,不过,他和家人还没有参加过那些活动。一位退休后坚持做义工的梁阿姨谈自己的感受表示,助人为乐,遇到需要帮助的人,她会力所能及地先去做。谈到对家综社工的印象,她说并不在意社工是不是专业的,“老人其实需要最多的还是关怀。”

  近日,在天河路进行的一场社区公益活动中,记者遇到带着几位小孩来玩的天河某家综的两位社工大姐。在她们工作的社区,有大量外来务工人员及其子女们。一位社工表示,她们平时也只是力所能及地在家综辅导小孩做作业、玩游戏等,除了偶尔有人邀请,一般都是在社区里活动。“靠我们社工组织外来工子女出去玩,难度很大也不大现实,所以走出社区的机会很难得,我们都希望有更多的爱心人士和企业能提供这样的机会。”

  齐来支招

  家综:联合服务+服务咨询委员会

  广州一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总监冯先生认为,单靠社工的力量是很难完成回应服务对象、政府购买方的服务需要,因此,探讨并推出了联合服务+家综服务咨询委员会的联动机制。

  冯先生表示,了解居民有什么需求是最需要现在解决的,先交由有政府职能部门、社区居委会以及热心群众等组成的服务咨询委员会进行讨论,他们在自己关注的社区问题上先形成一个共识。知道了需求之后,服务咨询委员会本身作为一个工作沟通平台,又可以通过这个平台促进服务的合作。而且,服务咨询委员会也是资源的提供者和引入者,社区内的资源和社区外的资源,有资金的优势,或者人员的优势,把这些聚合在一起,可以为社区提供更好的服务。

  专家:整合家庭力量 建“关怀社区”

  “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主题在哪里?在家庭。”中山大学社会工作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罗观翠表示,家综的专项就是面向社区里面的家庭。有些家庭可能面对的问题和需求比较大。但有些家庭本身没有什么问题,而且有资源,但是不知道怎么利用自己的资源帮助社区。整合家庭资源能力,然后推动整个社区的发展。

  罗观翠表示,广州家综也形成了一些特色,和日渐专业化的服务方向,可形容为“整合社区家庭力量”模式(IFSC模式)。把家庭关系、社区关系调和起来,这样就变成了大家互相关心,而不是只关注金钱。“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、关心,才是我们最珍贵,最重要的东西。”

(责任编辑:UN625) 原标题:广州社工平均到手工资不足四千元

更多精彩:
土豆电影网 https://www.ddoutv.com

长葛日报社简介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建设

© CopyRight 2008-2015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长葛日报社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0901490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