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葛新闻 首页> 体育> 正文

上将:岛链封锁困不住中国 不宜看得太重

2020/2/14 3:27:26
  

朱文泉上将

“据不完全统计,当前全球85个国家之间存在着83处约410余个岛屿(半岛、礁岩)争端。从太平洋的三个‘阴影区\\’到大西洋的‘十字架\\’、印度洋的‘边缘风暴\\’以及极地的‘争先恐后\\’,都在昭示着一个严峻的现实:岛屿战争的烽烟依然在飘荡。”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原司令员朱文泉上将最新专著《岛屿战争论》的开篇对目前全球岛礁争端的总体评述。这种判断和中国周边东海、南海方向所面临的紧张局势非常吻合。作为中国军队的高级将领,朱文泉为什么要写这套书,他对于目前中国面临的岛屿争端如何看待,中国又该如何破局呢?带着这些问题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日前对朱将军进行了专访。

为“打赢大中型岛屿战争”提供理论支持

环球时报:您为《岛屿战争论》一书花了整整七年时间。在动笔之初,中国周边的岛屿问题还没有现在这么受关注,您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是什么?

朱文泉:2007年9月1日,按照中央军委的安排,我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,当时我就表态,司令员不当了,要当一个研究员,继续研究岛屿作战问题。小平同志曾讲过,20世纪80年代要抓三件大事:一是反霸权,二是发展经济,三是解决台湾问题。但到2007年我写这本书时,台湾问题还没解决,到现在也没解决。作为军事干部,我写这本书就是为打赢大中型岛屿战争提供理论支持,为未来解决台湾问题出一把力。解决台湾问题,中央的方针很明确:一国两制,和平统一。这是我们的愿望,也是最理想的结局。但台湾有分裂势力存在,武力这一手不可不备。

老百姓有和平时期,但军人没有和平时期,有的只是战争间歇。我在第31集团军、第1集团军任职时都在研究岛屿作战问题,后来又开始研究电子战,到南京军区任参谋长和司令员之后,仍然聚焦于大中型岛屿作战,研究的范围也更加广泛。我要将积累了几十年的理论研究经验和实践经验,写下来交给正在“行军中”的年轻官兵们,让他们站在我的肩膀上前进。

我们国家是沿海国,如果不重视海洋,不重视海、空、天武装力量建设,不走现代化发展道路,不解决制信息权问题,我们国家还存在着受二茬罪的危险。我写《岛屿战争论》就是要用历史提醒国人和军队保持警醒,保证我们的子孙后代不受帝国主义侵略蹂躏那样的“二茬罪”,防止“安乐死”。

环球时报:岛屿战争有哪些特殊要求?

朱文泉:研究岛屿战争相比研究一般战争而言开的口子比较小,主要以岛屿和岛礁为主要研究对象,但又不局限于岛屿,而是以岛屿为平台,研究战争的整体面貌。岛屿战争的内核小,外延大。也可以说成“肚脐小,肚子大”。什么是岛屿战争,解放军军语中没有这一词条,我将它归纳为:围绕岛屿(半岛、濒海地区)攻防作战所展开的一系列战争行为的总称。主要包括登岛(陆)作战、岛(陆)上进攻作战、岛(陆)上防御作战,也包括岛屿封锁作战、信息火力作战以及在该战略指导下展开的海战、空战、天战、陆战等。

岛屿战争和普通战争相比,特殊要求主要包括五方面:一是组织指挥特别复杂,二是战场环境要求特别高,我在书中提出战场环境“四象”理论,即天象、海象、气象和岛(陆)象。岛屿作战光讲海况和气象是不够的,还要掌握岛上的情况、沿海陆地的情况、太空的情况。三是保障特别复杂。岛屿战争因为隔着大海,海上输送速度慢,目标大,很容易遭受打击。而空中输送能否开辟空中走廊,以及如何保证空运安全等都是需要研究的问题。四是要统筹好岛上和岛外两个战场。指挥员要集中注意力解决岛上作战问题,同时要组织好岛外战场的太空、海空信息、火力支援和后勤装备补给问题。岛屿作战必须夺取海上的制空、制海、制信息权,我把它称为“戴帽”、“砌墙”、“支伞”。五是海上作战更要利用好国际法,包括国际海洋法公约。我们军队的指挥员出国少,在联合国和区域组织任职经历少,更没有海外作战的实践,运用法律手段进行斗争的理论和实践经验自然也就比较少,所以《岛屿战争论》用八篇文章写国际法及其运用问题,希望军队能够改变当前的面貌。


更多精彩:
临桂家政 http://www.yflhg.cn

长葛日报社简介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建设

© CopyRight 2008-2015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长葛日报社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09014908号